月落乌啼

【原创】我叫薛小小(又名:我的高二啊)(一)

原创

真的是以我的高二为背景

如有雷同(虽然不太可能)

那咱俩真有缘!

文笔渣

“我叫薛小小,现在正坐在通往学校的车上,我的高二生活啊,开始了。”

“小小,你干什么呢?”

“嘿嘿,开学了,纪念,啊,不对,悼念一下我逝去的暑假。”

是的,我叫薛小小,而我的高二生活啊,开始了。

告别了父母,再踏征程,看着眼前的校门,我不禁心中涌起一股豪情......个鬼啊。

“我想回家。”

“可是你连校门都没进去呢!”

嗯......宿舍1103,一楼,挺方便的,至少不用提着箱子爬楼梯了。看着眼前的宿舍,空的,眼泪不知道为什么止不住了。自从上了这个离家远的高中,每次来绝对的哭一会儿,唉。

我家是X市,偏偏要跑到H市上高中,唉......

好多人都问我为什么,我当时就感觉第一年招生有意思啊,脑子抽了脑子抽了。我摇摇头,余光瞥见了那个站在门口的女孩儿,是室友吧。

“呃,你还好吧。”

“没事,想家。”

隔着朦胧泪眼,看到她的眼角好似抽了一下,对呀,毕竟才来不到一个小时......还有三周啊!

“陈梓梓。”

“薛小小。”

“你去不去教室?”

“等会儿吧,书有点多。”

“那我先走了。”

“嗯。”

啊,班主任好像是飞哥吧?

嗯......那还是走吧。

搬着一摞重重的书,又想了想在四楼的教室......啊,我就不应该珍惜昨天半天的假期来一趟的。

搬着一摞书步履蹒跚地上了四楼,啊,飞哥。

“飞哥好!”

“好。”

???

今天怎么这么正常?

一定是脸盲症!!!

飞哥,我们班主任,也是我们的级部主任。嗯,这人......唉,怎么形容呢?以后大家就知道了,现在就透露一点:三十多的人长了一张大学生,不,高中生的脸!!!

收拾好书,随便找了一个位置坐,开始我的复习——明天考试的啊!是不是超过分!

又等了一会儿,人应该是全了。

“来,小小,点名。”

“好。”

分到他班前,我也是班长,而他常常给同一个级部的班长开会,一来二去也就熟了。

“现在先选一下班长。当过班长的,想当班长的站。”

我率先站了起来——毕竟这人一直盯着我啊!然后又有两个男生站了起来,飞哥好似审视了一会儿。“唰——”站起来了,“来来来,你当男班长,你是女班长。”

你以为他指那个女班长是我吗?

不!

他是指的另一个男生!

唉,看来,我不正经的高二啊,真的开始了。

(虽然最后我还是那个女班长就是了。)

【坎邪】东家,元旦快乐(双向暗恋)

ooc肯定有

杂食者

不过这章绝对只有坎邪

吴家伙计×吴邪真好吃!

自娱自乐啊

元旦快乐!!!

额。。。应该没别的想说的了吧。。。。


“东家。”

“嗯?坎肩,怎么了?”

吴邪从书案前抬头,注视着这个褪去青涩的大男孩,哦,用当下流行的小奶狗形容好像更适合他。

“花儿爷说元旦去他那儿过吧,胖爷已经到了。”坎肩微微俯身,沉声道。

“行,那就卖三张机票吧,到了让小花报销。”吴邪伸了个懒腰,笑了笑。

坎肩挠了挠头:“东家,你给盟哥放了三天假,让他回老家过元旦了。”

吴邪愣了一下,哦,是,昨天王盟就回老家了。“成,那就两张,过过咱俩的二人世界。”

坎肩脸一瞬间红了:“东,东家!”

吴邪从椅子上起来,又伸了个懒腰,朗声笑道:“哈哈哈哈,开个玩笑,开个玩笑。”眼神却微微黯淡了一点,“我上去休息会儿。你都准备好吧。”

在吴邪走上二楼之后,坎肩低下了头,喃喃:“玩笑吗?”


“东家,北京下雪了,天冷,穿上这个吧。”下了飞机,坎肩递过早就准备好的长款羽绒服。吴邪乖乖地让坎肩给他穿上了羽绒服,“你也把围巾裹紧点儿。”

“是。”

即使只是一句好似无心的话,也让坎肩心中一暖。

“啧啧啧。”花儿摇摇头,“你俩是真的秀。”

吴邪挑了挑眉:“秀什么?”

解雨臣听到这句话,又摇了摇头,看来还没在一起啊。

“诶,王盟呢?”

“给了人三天假,回老家了。”

“行,走吧,就差你俩了。”

 

 

“天真,坎肩儿,你俩怎么这么慢呢。”听到门开的声响,胖子穿着围裙从厨房出来。

“这不是主角总得姗姗来迟吗?”吴邪心情很好的回了一句。

“那我这个最后进来的不才是主角吗?”解雨臣也调笑道。

“走吧,吃饭。”

 

“小哥,我们把你接出来,咱铁三角团聚也有两三年了,可不能乱跑了!”吴邪也许也真的好久没有这么放松,酒过三巡,也是有些醉了,“嗯,不走。”小哥点了点头,“那必须的,咱铁三角可是会永远永远在一起的!”胖子也醉了,跑过来搂住了吴邪和小哥,笑得开怀。

“师父,今天不是初一,也不是十五,但是,师父,元旦快乐!”吴邪又转向黑瞎子,瞎子也笑了:“大徒弟,今儿可不是元旦。不过啊,这声祝福,瞎子就收下了!”

“花儿,我跟你认识最长,小时候也想过要娶你,不过咱俩都是大老爷们儿,早日脱单!”解雨臣一个白眼甩了过去:“你就不能不提!吴奶奶不也催你结婚了吗?”吴邪笑得开怀:“我奶奶可没有啊!而且,我早就有心上人了!”

坎肩闻言暗了暗双眸,是啊,早就知道是没有结局的吧。随即笑着摇了摇头,能守在东家身边已经很好了,自己还奢求什么呢?

“他就是……呕…….”解雨臣摇了摇头-----地毯啊,很贵的!“坎肩,把你东家扶楼上吧,好好看着啊。回头让他赔啊。”

坎肩早就先一步扶住了吴邪:“是。”

坎肩稳稳地扶着吴邪上了楼,刚把人放床上,吴邪又翻了起来,拽住坎肩的衣服,坎肩整个人没有防备地伏在床边:“东,东家?”

吴邪渐渐靠近坎肩,蜻蜓点水似地在眼前人的唇上轻啄了一下:“坎肩,我,我心悦你。元旦快乐。”吴邪从网上看来的句子此时终于派上了用场。

坎肩懵住了,东家喜欢的是我?

看着心上人没有任何反应,吴邪感觉有些闷:“没事,如果你觉得恶心,就当这一切没有发生吧。”

坎肩终于反应了过来,身后好像有条尾巴一直在摇啊摇,温柔的眼中仿佛要滴出水来:“没有,东家。”坎肩起身抱住吴邪,加深了刚刚那个吻:“东家,元旦快乐。”

 

 

门外

“啧啧啧,这俩终于在一块儿了。”原来胖子他们趴在门缝偷看呢。

“呵,每天都像老夫老妻,没想到,刚在一起。”

“得,录下来了,回头发给二叔。他这大侄子出柜了。”

“二叔那么精明,怎么可能不知道?他就看这俩什么时候捅破那层玻璃纸了。”

 

 

 

王萌萌结束假期回来后

“老板,你腰怎么了?”

王萌萌进门就看见吴邪坐在桌案前,扶着自己的腰,坎肩则在旁边端茶奉水。

“没怎么,最近才知道我其实养了一只大狼狗。”

“啊?”

坎肩则在旁边有些尴尬地挠了挠头。

 

 

自娱自乐喽。

 

元旦快乐!!!!

 

【安柯】什么关系

这个梗源自跟我朋友的一次聊天

先在瓶邪上用了一次

后来感觉,这个梗安在哪对儿,都好甜!

〃∀〃

ooc会有

“诶,灰原,我跟安室先生走在一起像什么关系?”

“嗯?嗯......大哥哥带着小弟弟的或者,父子关系?”

......

“眼神够凶。”

......

安室来了

亲了一下

“情侣关系咯。”

〃∀〃

灰原:呵,恋童癖,三年准备吧。

【瓶邪】什么关系?

想发一个甜段子

以头抢地后的脑洞产物

梗源:一次与朋友的聊天

ooc预警

胖子视角

吴邪,H大大三的高材生,人送美称“小郎君”,不不不,小三爷

张起灵,H大帅气有为的教授(什么系?emmm盗墓系吧)人送美称“冰山教授”

王月半,此二人好友,据说上知天文,下知地理(我不信...)咳,人送美称“王胖子”,好的“胖爷”。

此三人行走江湖(误),人送称号“铁三角”

这俩人常常走在一起

用H大女生的话来说,就是“养眼”

emmm确实养眼

但是胖子可不这么认为了

就让我们采访一下当事人胖子吧

胖子:“啊?采访胖爷我?关于啥?天真和小哥?可以可以,我跟你们讲啊,胖爷我啊,每天都不用吃饭,吃这俩狗男男的狗粮都能饱了?什么?!他俩那样,怎么不像是一对儿!”

“那天,天真和我去大排档撸串了,小哥还有点儿事,晚点才来。其实那时候,这俩人那层玻璃纸还没捅破。嗨呀,你说当时胖子我怎么就说了那句话呢!白白被喂了一大口狗粮。”

“好好好,咱言归正传。天真当时问我他每天和小哥走在一起像是什么关系。胖子我撸串撸的正嗨,随口一说‘啥关系?师生关系呗。’你是没看见当时天真的表情啊,如果当时看见了,H大的校草可能就不是他了!”

“对,胖子我说的......没毛病?谁跟你说的没毛病!毛病可大了去了!天真差点就一个签子戳过来了!”

“你问我怎么躲过去的?呵,告诉你吧,这时候小哥走过来了,走过来很正常,但是!他在天真额头上亲了一下,那张万年冰山脸笑得啊,那是一个春花荡漾,还说‘恋人关系’。得,听见没,这俩当众塞狗粮,对,就是塞!”

“你问我后来干啥去了?你看他俩那样儿,我还能呆吗?当然去找我家云彩了!云彩不是我媳妇儿?谁说的?!胖爷我neng死他!胖爷我当然抱着美人归了!”

“诶诶诶,他俩不是在那儿吗?有事啊,自己再去问吧!我可不去打扰这俩夫夫了。爷啊,找云彩去咯!”

那天,这个视频流传了出去......H大的女同胞们......唉

一场秋雨一场凉。秋雨过后,身披风衣,刚推开门,便与秋风撞了个满怀。极目远眺,尽有“楚天千里清秋的壮阔”。寻一林荫道,踏枫叶沙沙。或小步慢走,或大步急趋。脚下的仿佛不再是枫叶,而是一架稳重的钢琴,奏出了秋日独有的乐章。觅一稻香处,风过稻浪起。伴着沙沙嗦嗦,似欢笑,又似吟着一首秋日小令。找一天高处,静看天高气爽,北雁南飞。
于秋日,悟云卷云舒,花开花落的宠辱不惊。于秋日,高吟一首“我言秋日胜春朝”!

【八一七】真好啊


吴邪视角
ooc会有。
嗯,一次发文先给了我们小三爷~文笔不好勿喷。
“我们只是听书人,奈何入戏太深。”

我坐在吴山居内,看着门外人来人往,一如当年的模样。
“收拓本吗?”
“收,不过价钱不高。”
啊,没想到竟会那样入了局。
“有些人不能见,见一次,误一生。”
是啊,如果当年没有那一探究竟的好奇,也许一切都不一样了。
“小三爷,你大胆的往前走!”
“潘子……”
那样潘子是不是就不会死。
啊,不过,一切都过去了啊。
 
午后,阳光正好。
我眯着眼,看着街上人来人往。是啊,都结束了啊。
“老板。”阳光被人挡住,我略有不满地皱了皱眉。“王萌萌,什么事?”
眼前这个人啊,对我也是忠心耿耿。三年前,因为担心我的安危,竟自己组队阻挠我的行动,不过,毕竟还差的远呢。当年的我可是“吴小佛爷”啊。后来一切归零,他也在我手下又当起了那个小跟班。
“胖爷让你过去一趟。”王盟看着眼前这个历经艰辛的人,那些年怎么过来的,他最清楚。尽管当年发生了那种事,但他仍愿在这个人手下打杂。也许这是老板常说的那句话吧:“有些人,不能见,见一次,误一生。”
“知道了。”我起身向后堂走去。谁知道这死胖子又搞什么幺蛾子。等我走到后堂,才发现当年的人,竟都在这间屋子里:小花,瞎子,胖子,小哥……就是,没有当年护着我的潘子。这些年,我早已经修炼的可以让别人看不出我内心的想法了,但胖子还是发现了。他倒了杯酒,冲着远方,那是潘子的墓的方向,缓缓倾倒。屋里顿时酒香四溢。
“这第一杯酒啊,我胖爷自作主张,先敬潘子一杯。若不是当年潘子以身相救,我们哥仨得折那里面。”我点点头,入座。看着王盟还站在一边,我摆摆手让他也坐下:“都是自己人,非站一边干什么。”王盟点点头,又苦笑一下:“老板,那你可千万牵制住黑爷,我可记得那年他非让我穿女装的事呢。”我想起当时的场面,忍不住笑出了声:“这我可管不了。”“老板!”
不过,真好。
环视了一圈,每个人现在都是发自内心地笑着的,真好。你们还在,真好。
心里似有个声音问道:“后悔吗,这些年?”
“不。”我遇见了他们又怎会后悔呢?
“诶诶诶,哑巴又是第一个倒下的!哈哈哈哈,酒量不行啊!”
小哥被瞎子灌醉了,这一幕……似曾相识啊,诶?怎么朝着我这儿倒过来了!
“哟哦哦哦,小三爷接得漂亮!”
“哈哈哈哈哈。”
我忍住飞起一脚的冲动,不断地告诫自己:冷静,这人打不过。低啸道:“你别以为我没看见你推的那一巴掌!”
“瞎子只是看小三爷一直在发呆啊,没想到还看着呢。”
我无奈的摇了摇头,不行不行,蛇精果然还是比不过瞎子。我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?
“诶,天真,等会儿鸭梨,万子那俩小子也过来,说咱们要给他俩接风洗尘。”我挑了挑眉:“这小子是越来越不怕我了啊,还接风洗尘,接什么风,饿死他俩得了。不过话说,今天为什么聚在一起啊。”
闻言小花笑了笑:“小邪哥哥,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?”
“忘了,还请花儿爷指明。”
小花叹了口气:“你还是那么迟钝啊。今天八一七。”
得,想起来了,怪不得啊。
“想起来了?”
“废话。”
看着他们又闹了起来,我也笑了,啊,第十三年了,你们还在啊,真的是太好了。
“吴……吴邪,带,带我回家。”
醉酒的小哥不知道遇见了什么梦呓了一声,我的眼角湿了一下,低声笑道:
“啊,小哥,我们,回家了。”

嗯,我们,回家了