月落乌啼

【安柯】什么关系

这个梗源自跟我朋友的一次聊天

先在瓶邪上用了一次

后来感觉,这个梗安在哪对儿,都好甜!

〃∀〃

ooc会有

“诶,灰原,我跟安室先生走在一起像什么关系?”

“嗯?嗯......大哥哥带着小弟弟的或者,父子关系?”

......

“眼神够凶。”

......

安室来了

亲了一下

“情侣关系咯。”

〃∀〃

灰原:呵,恋童癖,三年走起。

【瓶邪】什么关系?

想发一个甜段子

以头抢地后的脑洞产物

梗源:一次与朋友的聊天

ooc预警

胖子视角

吴邪,H大大三的高材生,人送美称“小郎君”,不不不,小三爷

张起灵,H大帅气有为的教授(什么系?emmm盗墓系吧)人送美称“冰山教授”

王月半,此二人好友,据说上知天文,下知地理(我不信...)咳,人送美称“王胖子”,好的“胖爷”。

此三人行走江湖(误),人送称号“铁三角”

这俩人常常走在一起

用H大女生的话来说,就是“养眼”

emmm确实养眼

但是胖子可不这么认为了

就让我们采访一下当事人胖子吧

胖子:“啊?采访胖爷我?关于啥?天真和小哥?可以可以,我跟你们讲啊,胖爷我啊,每天都不用吃饭,吃这俩狗男男的狗粮都能饱了?什么?!他俩那样,怎么不像是一对儿!”

“那天,天真和我去大排档撸串了,小哥还有点儿事,晚点才来。其实那时候,这俩人那层玻璃纸还没捅破。嗨呀,你说当时胖子我怎么就说了那句话呢!白白被喂了一大口狗粮。”

“好好好,咱言归正传。天真当时问我他每天和小哥走在一起像是什么关系。胖子我撸串撸的正嗨,随口一说‘啥关系?师生关系呗。’你是没看见当时天真的表情啊,如果当时看见了,H大的校草可能就不是他了!”

“对,胖子我说的......没毛病?谁跟你说的没毛病!毛病可大了去了!天真差点就一个签子戳过来了!”

“你问我怎么躲过去的?呵,告诉你吧,这时候小哥走过来了,走过来很正常,但是!他在天真额头上亲了一下,那张万年冰山脸笑得啊,那是一个春花荡漾,还说‘恋人关系’。得,听见没,这俩当众塞狗粮,对,就是塞!”

“你问我后来干啥去了?你看他俩那样儿,我还能呆吗?当然去找我家云彩了!云彩不是我媳妇儿?谁说的?!胖爷我neng死他!胖爷我当然抱着美人归了!”

“诶诶诶,他俩不是在那儿吗?有事啊,自己再去问吧!我可不去打扰这俩夫夫了。爷啊,找云彩去咯!”

那天,这个视频流传了出去......H大的女同胞们......唉

一场秋雨一场凉。秋雨过后,身披风衣,刚推开门,便与秋风撞了个满怀。极目远眺,尽有“楚天千里清秋的壮阔”。寻一林荫道,踏枫叶沙沙。或小步慢走,或大步急趋。脚下的仿佛不再是枫叶,而是一架稳重的钢琴,奏出了秋日独有的乐章。觅一稻香处,风过稻浪起。伴着沙沙嗦嗦,似欢笑,又似吟着一首秋日小令。找一天高处,静看天高气爽,北雁南飞。
于秋日,悟云卷云舒,花开花落的宠辱不惊。于秋日,高吟一首“我言秋日胜春朝”!

【八一七】真好啊


吴邪视角
ooc会有。
嗯,一次发文先给了我们小三爷~文笔不好勿喷。
“我们只是听书人,奈何入戏太深。”

我坐在吴山居内,看着门外人来人往,一如当年的模样。
“收拓本吗?”
“收,不过价钱不高。”
啊,没想到竟会那样入了局。
“有些人不能见,见一次,误一生。”
是啊,如果当年没有那一探究竟的好奇,也许一切都不一样了。
“小三爷,你大胆的往前走!”
“潘子……”
那样潘子是不是就不会死。
啊,不过,一切都过去了啊。
 
午后,阳光正好。
我眯着眼,看着街上人来人往。是啊,都结束了啊。
“老板。”阳光被人挡住,我略有不满地皱了皱眉。“王萌萌,什么事?”
眼前这个人啊,对我也是忠心耿耿。三年前,因为担心我的安危,竟自己组队阻挠我的行动,不过,毕竟还差的远呢。当年的我可是“吴小佛爷”啊。后来一切归零,他也在我手下又当起了那个小跟班。
“胖爷让你过去一趟。”王盟看着眼前这个历经艰辛的人,那些年怎么过来的,他最清楚。尽管当年发生了那种事,但他仍愿在这个人手下打杂。也许这是老板常说的那句话吧:“有些人,不能见,见一次,误一生。”
“知道了。”我起身向后堂走去。谁知道这死胖子又搞什么幺蛾子。等我走到后堂,才发现当年的人,竟都在这间屋子里:小花,瞎子,胖子,小哥……就是,没有当年护着我的潘子。这些年,我早已经修炼的可以让别人看不出我内心的想法了,但胖子还是发现了。他倒了杯酒,冲着远方,那是潘子的墓的方向,缓缓倾倒。屋里顿时酒香四溢。
“这第一杯酒啊,我胖爷自作主张,先敬潘子一杯。若不是当年潘子以身相救,我们哥仨得折那里面。”我点点头,入座。看着王盟还站在一边,我摆摆手让他也坐下:“都是自己人,非站一边干什么。”王盟点点头,又苦笑一下:“老板,那你可千万牵制住黑爷,我可记得那年他非让我穿女装的事呢。”我想起当时的场面,忍不住笑出了声:“这我可管不了。”“老板!”
不过,真好。
环视了一圈,每个人现在都是发自内心地笑着的,真好。你们还在,真好。
心里似有个声音问道:“后悔吗,这些年?”
“不。”我遇见了他们又怎会后悔呢?
“诶诶诶,哑巴又是第一个倒下的!哈哈哈哈,酒量不行啊!”
小哥被瞎子灌醉了,这一幕……似曾相识啊,诶?怎么朝着我这儿倒过来了!
“哟哦哦哦,小三爷接得漂亮!”
“哈哈哈哈哈。”
我忍住飞起一脚的冲动,不断地告诫自己:冷静,这人打不过。低啸道:“你别以为我没看见你推的那一巴掌!”
“瞎子只是看小三爷一直在发呆啊,没想到还看着呢。”
我无奈的摇了摇头,不行不行,蛇精果然还是比不过瞎子。我现在后悔还来得及吗?
“诶,天真,等会儿鸭梨,万子那俩小子也过来,说咱们要给他俩接风洗尘。”我挑了挑眉:“这小子是越来越不怕我了啊,还接风洗尘,接什么风,饿死他俩得了。不过话说,今天为什么聚在一起啊。”
闻言小花笑了笑:“小邪哥哥,你忘了今天是什么日子了?”
“忘了,还请花儿爷指明。”
小花叹了口气:“你还是那么迟钝啊。今天八一七。”
得,想起来了,怪不得啊。
“想起来了?”
“废话。”
看着他们又闹了起来,我也笑了,啊,第十三年了,你们还在啊,真的是太好了。
“吴……吴邪,带,带我回家。”
醉酒的小哥不知道遇见了什么梦呓了一声,我的眼角湿了一下,低声笑道:
“啊,小哥,我们,回家了。”

嗯,我们,回家了